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正文
尝试“公益诉讼”,促进“国标”及时改进
发布时间:2004-10-15 09:08:52 来源: 来源:中国消费者协会 【字体:    

  
  一、发布消费警示,引发社会关注“童车”事件。

  5月,广东省消委会接到消费者朱某的投诉,称其3岁的儿子在骑江苏太仓森夏玩具厂生产的14寸儿童自行车时,因看到有杂草和绳子被卷入车轮下,于是想用手去拔,但却被仅仅遮了上边的童车链罩和链轮夹断了中指,虽然做了紧急手术,小孩手指依然变成残疾,而童车生产企业拒绝予以赔偿。我会为此进行了调查,发现市场上销售的儿童自行车大部分不符合国家有关童车链罩的安全标准,存在着比较明显的安全隐患,严重威胁着儿童消费者的人身安全。而9年前国家制定的童车标准还在童车链罩一项中加上“具体实施日期由工贸双方协商”的条文,明显已经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而厂家拒绝对消费者负赔偿责任的理由就是产品合格。6月1日,我会在“六一儿童节”期间,通过省内各大报刊向社会发布消费警示,指出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儿童自行车链罩多存在安全隐患,提醒消费者注意不要被童车的链轮夹伤。同时发出劝喻通知书,要求商场把有安全问题的童车撤下货架,在安全隐患未消除之前,不得将有问题的童车出售给消费者,并认真处理好消费者的投诉;建议生产厂家对问题童车进行召回,消除安全隐患,免费为消费者更换符合国家标准的链罩,对于因童车链罩不符合国家标准要求导致消费者身体受伤的,应积极妥善处理,依法给予赔偿。警示发出后,原来一向平静的儿童自行车市场顿时引起广泛的关注,在短短十天内,我会就接到近百宗消费者的咨询、投诉,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以及部分宣传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

  鉴于社会的压力,一些生产企业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从一开始对外宣传产品完全符合国家安全标准,没有任何安全隐患,拒绝召回,到主动配合消委会行动,召回有安全隐患的童车进行改造。广州市内部分商场也纷纷响应,将有安全隐患的童车撤下货架,退回生产企业进行改造。在我会的协调下,朱姓消费者与江苏太仓森夏玩具厂达成调解协议,生产厂家赔偿消费者近三万元。然而,仍有不少童车生产企业拒不承认自己的产品有问题,对消费者也多持推卸责任的态度,也有一些百货公司一意孤行,继续销售有安全隐患的童车。

  二、尝试“公益诉讼”,探索消费维权新途径。

  6月6日,我会接到消费者韦某投诉,称其四岁的儿子韦伟于前一年的1月20日上午在玩弄一辆“小明星”牌16寸儿童自行车时,被存在安全隐患的童车链罩夹断大拇指,现在,他的右手大拇指比正常人整整短了一半,已构成了断指残疾。他强烈要求生产该肇事童车的南海市永华玩具厂作出赔偿。而南海市永华玩具厂拒不认错,表示产品完全符合国家安全标准,没有任何问题,拒绝我会的调解,拒绝赔偿损失给消费者。我会多次以传真及挂号信的形式致函南海市永华玩具厂,要求该厂就消费者韦伟投诉赔偿一事做出明确书面答复,但该厂故意不作出任何回应。为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我会工作人员多次到事发现场,走访了韦伟及其父母、事发地其他目击证人、治疗医生、幼儿园老师等,取得了大量的调查证据。经过慎重研究,于同年9月26日,我会决定派出法律顾问(律师)无偿帮助消费者韦伟向广州市芳村区人民法院提起法律诉讼,并代消费者支付该案所需的诉讼费3993元,要求被告??南海市永华玩具厂赔偿医疗费、后续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者生活补助费、残疾赔偿金等费用合计约124125元。

  派出法律顾问为消费者打官司是我会第一次,因此被媒体称这为广东省消委会首宗公益诉讼。而早在2000年,我会就开始酝酿进行支持消费者诉讼的尝试。

  2000年“3.15”活动期间,我会向社会披露广州好儿女美容院以注射营养素为名,欺骗消费者实施注射隆胸手术,从而骗取上万元高额手术费一案后,引起了很大的社会反响,到我会投诉的受害消费者有百多名。然而,本案却没有一位受害者得到赔偿,因为好儿女美容院在被广东省工商局经检总队查处罚款和取消经营资格后,拒绝我会的调解,同时也拒绝给予受害者赔偿。尽管证据确凿,侵权事实存在,但消费者还是无法通过消委会获得合理的赔偿。消委会既不是行政部门,又不是司法部门,无法将行政罚款用于赔偿消费者,也无法判令商家给予赔偿。面对消费者的哭诉和指责,我会也曾考虑是否代表消费者起诉好儿女美容院。但鉴于消委会不是与被告有利益关系的受害方,而且法律也没有这方面的规定,因此我会只能放弁这一想法。

  尽管如此,但我会一直都在探讨如何更有效地维护消费者权益的途径。我们认为,公益诉讼对消费者组织有着重大的意义。如果当严重的消费侵权案发生,受伤害的不止是个人而涉及到一个消费群体时,消委会可以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站出来,代表消费者起诉侵权企业,这不但大大增强了消委会维权的力度,节省了国家的司法资源,同时对弱势的消费者群体也是最有力的保护。“童车事件”发生后,我会采纳了法律顾问的意见,为了能顺利立案,争取时间,通过以消费者为原告,由消委会出资支持消费者起诉的形式来实践“公益诉讼”。

  三、努力寻找理赔法律依据,促进“国标”及时改进。

  在寻求解决“童车事件”过程中,最为突出的问题是,童车是否是合格产品?经查阅,1993年12月11日国家技术监督局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国国家标准GB14746-1993《童车安全要求》的规定,检验童车一般不检“链罩”一项。原因是链罩标准一栏附有一个括弧,内注明“实施日期由经贸双方协议后再确定”,这等于没有规定实施日期,即链罩这一项内容无须强制实施,童车生产企业委托检验也从来不检测链罩这一项。童车生产企业所以拒绝对消费者负赔偿责任的理由也是因为其产品是合格产品。司法部门在处理本案诉讼时也有过种种考虑。不合格产品对消费者赞成损害,依法赔偿是毋庸质疑的,但符合国家标准的合格产品是否需要生产厂家负责?现我国的法学专家对有不同的观点:一派认为厂家生产的产品只要符合国家标准,厂家尽了其应尽的义务,就无须再为其产品存在缺陷负有责任,至少不需要负上很大责任;但更多的专家认为,国家标准只是市场准入的最低标准,标准的制定人受当时客观条件的限制而不可能面面俱到,所以符合国家标准并不等于产品不存在安全隐患,因此,除了产品还没有流通、或产品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和当时的科学技术水平尚不能发现产品缺陷的存在外,消费者正在使用的商品造成伤害的,厂家都必须依法给予赔偿。通过我会主动沟通和探讨,司法部门同意我会的看法,他们认为,尽管《产品质量法》对符合国家标准的产品是否承担损害赔偿的责任没有明确,但通过解读可知:产品缺陷的核心是存在不合理的危险,即使一个产品符合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其客观上仍可能潜在不合理的危险,当这些潜在的不合理危险一旦造成消费者或他人的人身、财产损害,生产者仍应承担产品责任。如果产品本身存在不合理的危险造成了消费者或他人的人身、财产的损害,却因为它符合了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便可免除产品责任,显然不利于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这与产品责任制度的立法宗旨背道面弛。基于这一理由,广州市芳村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永华玩具厂生产的造成原告损害的“小明星”牌童车存在不合理的危险,属于有缺陷的产品,依法应承担产品责任。法院一审判决,判被告永华玩具厂赔偿原告约92789元,原被告按三七分划分责任,案件受理费3993元由被告负担3294元,原告负担699元。

  “童车事件”的发生,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重视,广东省儿童玩具产品质检站站长、中国玩具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等专家均肯定了我会发布儿童自行车存在安全隐患消费警示的必要性,并表示将尽快对国家儿童自行车安全标准中链罩保护存在不合理的部分进行修改,再报国家质监总局批准执行。我会曾致函国家质监总局,要求国家质监总局组织有关部门对童车的安全标准进行修改,撤除不符合时代发展的童车链罩安全标准“具体实施日期由工贸双方协商制订”的条文,消除童车链罩的安全隐患,确实保障消费者的人身安全。据称,我会的去函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童车安全问题已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童车旧有标准已予以更改,由工贸双方协议实施日期也被去掉,过去被企业忽略的链罩安全成为必须强制执行的标准,消费者的权益将得到有效的保障。

  (广东省消委会)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