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正文
全球消费者运动的多样性和发展的新方向
发布时间:2004-10-27 09:54:37 来源: 【字体:    

  
  我们很高兴有机会在中国举办国际消费者联会理事会,感谢中国消费者协会和香港消费者理事会提供的活动安排,我很荣幸参加由中国消费者协会组织的这个研讨会。

  我作为国际消费者联会主席和我的国家——巴西的消费激进分子,被邀请做“关于全球消费者运动”这个主题的发言,在这短短的15分种内我恐怕只能触及其表层的东西,这个主题其实是和世界上60亿消费者的需求和利益一样复杂的问题,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占了所有消费者的五分之一还多,并且由于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消费者保护变得越来越重要。

  先从介绍国际消费者联会来开始我的发言,国际消费者联会是仅有的全身心致力于保护最广大消费者权益的全球组织。国际消费者联会当然不是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唯一组织,幸运的是,在这里许多来自政府、其它社会运动和发展团体等的联盟加入了我们。

  但是除了国际消费者联会,没有一个全球组织把建立全球消费者运动作为自已的使命,在这里我们是唯一会员组织的联盟,会员组织如此之多以至我们能够用全球消费者运动的力量来说明我们拥有最有代表的特权。

  但是让我要告诉你们一点背景资料,这将有助于你们理解这样一个全球消费者运动是如何产生的。

  国际消费者联会在1960年创建,当时它是由许多美国和欧洲的消费者组织组成的国际消费者联合组织,这些组织意识到:如果他们能够建立在各自力量之上并且能跨国家工作,那么他们将变得更加强大。

  在近45年中,已经由最初的5个会员成长为250多个,所有这些会员分布在世界上115多个国家,更确切地说,大约三分之二的会员分布在发展中国家,也就是说,分布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非洲,亚洲以及太平洋岛。这些国家的经济正处在“转变”之中,例如欧洲中部和东部的国家以及前苏联国家。剩下的三分之一成员分布在西欧和北美的一些国家。

  过去的十年是一个消费者组织飞速发展的十年,例如:在整个非洲,十年前仅仅有五个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今天有几十个,在我的国家——巴西,我的组织IDEC在17年前创建时只有二个或三个小组织,今天,我们是20多个活跃于全国消费者协会联盟中的一个,在亚洲,最近好几个国家已经目睹了先驱的消费者NGO组织的创建,或者说它是个新的政府机构。

  然而,消费者组织存在于世界任何地方的提法容易令人产生误解,在一些地区,政府和民间的消费者保护组织仍然没有建立,特别是中东和中亚地区,但是即使在那儿,我们也正在目睹着他们的进步,因为消费者保护正在越来越被看作是一种减少无序化,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所带来消极影响的有效方法。

  和想象中一样,联盟成员具有地域多样性,国际消费者联会由许多不同地域和不同类型组织构成。成员的四分之三是独立的组织,也就是说,他们不依附于政府,商业,以及任何政治团体。

  这些成员大小形状各异,在天平的一端是创建于70年以前的美国消费者联盟,它有300个成员组织,将近500万个人消费者会员。

  天平的另一端是志愿组织,它们当中一些是世界上最穷的国家,这些组织给消费者提供信息和建议,它们经常致力于教育以及社会如何去发展来改善对食物、水、和其它基本服务的获取。

  CI也与政府机构一起工作,它由剩下的四分之一会员组成。这些包括整个欧洲和发达国家的竞争和公平交易机构,但是他们也包括小的国家新政府部门,这些国家正在第一次解决消费者问题,国际消费者联会用各种方式支持政府努力去提高消费者权益,如:通过建议他们立法,就像非洲和拉丁美洲的CI样板法,通过培训政府官员如何去实施,就像亚洲事务机构已经在许多国家做的一样,然而CI主要是作为一个非政府性的组织机构,并且我们鼓励政府去和中立的平民一起努力,这样会对一个消费者运动蓬勃发展起很大作用。

  总体上来说,我们观察到消费者运动反映了它所服务的团体。支持这种多样性并且帮助它们处于各自环境下的组织是CI的使命。这可能意味着和我们的会员一起参加关于制定“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的竞争政策”(它包括了世界上大多数强大的经济制度)的研究项目,或者在那些没有消费者背景的国家里,帮助起草基本的消费者法律。

  然而,就像消费者运动传播一样有意义的是消费者运动的演变,在消费者运动早期,消费者运动按照一个比较测试模型增长,这个模型强调了“金钱的价值”的概念。这个模型起源于美国和西欧的消费社会,目的是为了帮助个人消费者根据产品价值来拒绝假冒或价高的商品和服务。

  但是当消费者运动在全世界传播时,这个模型得到了扩展并且包括了与贫穷国家和社会一样相关的更广的消费者权力概念,个体消费者权益的保护被延伸到保护弱势人群的更多集体行动。消费者运动它自身也产生了许多重要的国际网络,这些网络关注于特定的消费者权益和全体的不道德行为,它包括杀虫剂,母乳替代品和鸦片以及其它的领域。

  在19世纪80年代这个时期,CI在美国开会起草联合国消费者保护指导原则,这些为政府建立消费者保护法和实施机制提供了一个框架,他们在1995年被更新,包括可持续消费和生产方法的建议,联合国指导原则反映了8项消费者权力,它已经变成一个统一的全球消费者运动的主旋律。

  这8项权力是:基本需求满足权。安全产品权,信息权,选择权,代表权,赔偿权,消费教育权,和健康环境权。

  当消费者运动扩大时,它发展了关于选择权和使用权的双重强调点。然而选择权一直是重要的,让那些拥有财富最少的大多数人得到最大价值的物质。这就是拥有满足最低需求方法的权力。8项权力的第一项在我们的工作中占有重要位置,消费是一个必需品,但是对于三分之一的人口来说,这个想法是一个遥远的梦。最基本的服务,如干净的水,污水,健康关心,食物安全和电力等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紧迫的消费问题。

  由于这个原因,像得到水和卫生,食物安全和食物保险,公平市场的建立,社会公正,人权,消除贫困等此类问题已经是全球消费者运动的中心议程,同时列入中心议程的还有迫切需要改变不可持续的消费和生产模式的问题。

  我们的运动和国际代表性工作阐明了我们在国际水平上推进贫穷消费者利益的重要性。在这个令人拥护的工作方面我们最近有几件成功例子:

  对知识产权制度采取国家和国际行动,使得一些在贫穷国家也可以买到可以消费得起的药品,完善农民播种权力。

  游说政府和世界贸易组织采取以消费者为中心,对贫穷人口有利的发展和贸易政策,特别是需要停止欧洲和美国的大量农业补贴,这些补贴使国家变得更穷。

  保护国际食品法典(协商食物标准的联合国论坛)中“关于遗传上被改变的食物在允许进入市场前进行安全评估”的协议。

  从这些例子,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在现行经济全球化框架下,真正保护消费者权益是不可能的。这个框架将商业利益放在公众健康之上并亲切的称之为在消费者,农民和工人的人权基础之上的所谓共同权力,它会产生严重的社会和环境后果。

  CI相信,消费者保护行动履行解决这种有害的全球化后果的承诺。借助世界60亿消费者的力量来实施他们的权力,把市场置于为人民服务的位置,如果没有救济和其它保护消费者免受欺骗的机制,市场就不能正常运行。从市场到具体工作,消费者需要能够运用它们的市场权力,消费者应用发展市场经济的权力来满足平衡的需要,这通常仅是从供给方的角度来观察的。

  消费者保护得越好,生产者就会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去销售他们的产品,并尊重地对待消费者。误导性告知,不公平的条款和条件以及假冒的质量都不会赢得国内外市场,结果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一个对消费者有利的国家市场对取得国际贸易成功是很重要的。

  我想以上个星期发生在曼谷CI最新运动来结束我的发言,“对GMO(基因改造食物)说不”,在那儿让世界知道我们将不会停止严格的国际上关于GMO的规定,这个规定是合适的,明确的显示出带给消费者,农民和环境的好处。这意味着确保:

  所有GM食物要遵守严格的,独立的安全测试;

  所有GM食品都有足够的商标,能追溯到原产地;

  生产者对环境或者他们造成的健康负有责任。

  对于这项运动,我正在不断地努力让消费者获得基本信息,这些信息将允许他们去利用自己的市场权力,拒绝GMO食物。

  对于类似这样的事情,我正在努力书写关于全球消费者运动的历史。

  我们是理事会成员和CI工作人员,并且在北京努力工作使我们的运动更加强大有力,做好更充分的准备迎接挑战。在这里我们向大家承诺:我们具备了一种展望未来和勇往直前的团结友好的氛围。

  (国际消联主席 玛丽莲娜?拉扎里尼)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