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正文
立法加大食品企业违法成本 消费者有四盼
发布时间:2005-08-18 09:27:39 来源: 中国消费者报 【字体:    

编者按 

         近来,有关即将出台的《食品安全法》的话题,颇受广大消费者关注。尤其是《食品安全法》讨论稿中以预防性为原则这个最大的变化,引起人们广泛的兴趣。其中的落实食品召回制度、企业违法成本制度等提法,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有关专家认为,这一个原则和两个制度,如果得以真正实施,将为我国全面实现食品安全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食品企业甚至包括一些著名大企业敢于把消费者的生命健康不当回事?究其根源,专家们认为,是因为我国有关食品的现行法律法规没有食品召回制度,对于生产不合格食品企业的惩治力度不够。即将出台的《食品安全法》如何让食品召回变得更有可操作性,加大企业违法成本的力度又会有多大以及如何落到实处?就这些敏感而备受人们关注的话题,本刊日前派记者走访了一部分消费者和专家,倾听了他们在这些立法关键问题上的企盼。

●一盼

降低消费者维权成本

设立侵权最低赔偿金

        不久前,家住湖北武昌梅园的刘女士从超市买回了一条鱼,烹煮后发现鱼肉有股刺鼻怪味。但超市却一口咬定鱼没问题。刘找到当地消协,但消协称要有检测依据才能代她向商家讨公道。刘女士到质检部门才知道,一项检测费要收200元,即便检测对自己有利,对商家“假一罚十”,最终也只能索赔几十元钱。至此,本想较真的这位消费者泄了气。这类事件司空见惯。有一位消费者花15元买了250克珍珠粉,结果服用后感到不适,怀疑存在质量缺陷,但到检测机构咨询后得知,检测费至少要300元。即使投诉获胜得到的赔偿也不过30元,最终放弃了投诉。

        “大量小额投诉的成本远远大于获得的赔偿。消费者受到损害,在申诉解决的过程中要花费很多的财力、物力和精力,消费者往往觉得不值得。”中国社会科学院杜继东研究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目前没有最低赔偿制度,法律规定只对实际损失进行赔偿,高额维权成本让大多数受害消费者自认倒霉,这在客观上纵容了不法企业。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武高汉认为,要改变这种情况,必须建立鼓励投诉的政策,尽快将最低赔偿金制度纳入法律体系,制度要体现对消费者有保障性,对侵权者有惩戒性,对其他经营者有警示性。

        “侵权者向消费者的最低赔偿金额可设定在500元。”北京汉卓律师事务所秦兵律师强调,一般情况下,中国人往往不会为了几元钱的小额欺诈,就特地跑到销售商那里理论。一是得不偿失,另外就是觉得为一点小利争吵没必要。但假如最低赔偿额设定为500元,会有力制约不法侵权行为,增强消费者维护合法权益的信心和动力。

●二盼

受害方补偿分量加重

加害方受罚力度增强

        5月17日,毕某在位于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的大连交通大学附近一家综合市场的糕点摊位购买了10块萨其马点心,可食用时竟吃出一颗人牙!毕某当即返回市场找卖主讨说法。但对方却不愿赔偿。同在5月,姜小姐和朋友一行3人在陕西省西安市南大街某饭馆就餐,吃到一半时,姜小姐发现一盘麻婆豆腐里竟然吃出只蛐蛐。当姜小姐要求全部免单时,老板娘说什么也不肯,最终姜小姐还是结了账。

        神华公司高级工程师万和平对记者说:“无论是在萨其马中吃出一颗牙,还是在麻婆豆腐里吃出一只蛐蛐,在通常情况下,商家仅仅会退货就完事,顶多加倍赔偿。几元乃至几十元的赔偿对产销者惩罚太轻,根本起不到引以为戒的作用。《食品安全法》必须加重受害方补偿分量,增强加害方受罚力度。

         安徽阜阳171个婴儿呱呱落地就被假冒伪劣奶粉“哺育”成“大头娃娃”,并有13人付出了生命代价。中国奶业协会副理事长王怀宝表示,迄今我国仅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了惩罚性赔偿,但只适用于欺诈行为,而且额度被锁定在“增加赔偿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或接受服务费用一倍的赔偿”上。这条规定局限性很大,因为欺诈固然是恶意的最主要的情形,但并不是惟一的情形。食品与其他商品相比具有特殊性,对于违法食品厂商必须用“重典”整治。比如阜阳劣质奶粉事件,若援引“增加1倍”条款处罚厂商,那就起不到丝毫惩罚作用。

        “加大企业的违法成本,追究违法企业民事和刑事责任,不仅要没收全部违法所得,还要将违法企业罚得倾家荡产。”北京市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表示,违法经营者的利润极大,违法成本又极低的状况,成为一些不法企业肆意妄为的直接动力。中国政法大学刘宁教授指出,英美法系将补偿性赔偿和惩罚性赔偿结合起来。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9条规定的“增加赔偿”,显然是借鉴了英美法系的做法,这种赔偿明显地突破了补偿性的赔偿,而是惩罚性的赔偿。《食品安全法》建立惩罚性赔偿制度,这是遏止假冒伪劣食品泛滥的有效手段,同时应注意与上位法的衔接。与着重于补偿受害方利益的补偿性赔偿不同,惩罚性赔偿重在惩罚加害方的过错行为,以制止具有市场优势地位的不法厂商坑害消费者。

●三盼

直接损失赔偿更加严格

间接损失赔偿规定明确

        7月31日,从北京到上海出差的江先生在浦东陆家嘴的某酒家用餐。突然,江先生感到口中有一硬物将他的一颗下牙崩掉了一小块,嘴唇划破,口腔里出现了流血。拿出一看,竟是一块3毫米大小的玻璃碎片。江先生去一家牙科诊所治疗,医生诊断为牙齿受崩动刺伤神经,将残牙拔去。该酒家只同意一次性补偿江先生医疗费1500元。

        “如果江先生将这玻璃片吃进肚子里,极可能刺破肠胃,导致严重的肠胃疾病甚至生命危险,并且这种肠胃疾病会伴随一生。”北京大学刘正成教授认为,目前中国的民事损害赔偿理念,还停留在让加害方负补偿性的赔偿责任的阶段。也就是在确定具体赔偿数额时,仍是按照被害人的实际损失,包括物质损失和精神损失来计算的。这种损害赔偿制度并不能真正补偿受害方的全部损失,因为受害方所耗费的时间、金钱、精力等无法获得赔偿。在欧美国家,赔偿是相对实际损失来说的,这里面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但在我国的赔偿通常只针对直接损失,我国制定的《食品安全法》也应对消费者的间接损失作出明确规定。

●四盼

对隐性侵害行为给予更多关注

有法定组织代表百姓提起诉讼

         武高汉介绍,河北有一个小工厂,用国家明令禁止的问题猪肉加工成香肠,卖出去100吨,还贴上名牌标志。事情被揭发后,有关部门仅对该工厂罚款几千元。国际上有一种代表不特定多数消费者诉讼制度。100吨香肠,按照一个人消费250克计算,受害者在四五十万人左右。如果有了这个制度,每人要求赔10元,就是500万元,这个企业就得赔得倾家荡产。以后哪个经营者还敢这么干?

        6月16日,哈根达斯在广东省深圳爆出“黑作坊”事件?号称“冰激淋贵族”的哈根达斯竟是在“黑作坊”中加工出来的。深圳市罗湖区卫生监督所除了销毁查没的哈根达斯可疑食品约50公斤外,还对罗湖分店作出罚款5万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这区区5万罚款与制售者成年累月的巨额利润相比可谓九牛一毛。对违法企业真是无关痛痒。”国家专利局公务员吴建忠表示,凡食用过这种冰激凌的消费者都是受害者,可是又有哪个消费者会为吃过这种冰激凌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应容许统一的消费者保护组织代表不特定消费者来诉讼违法生产销售的企业,获得应有的赔偿。”邱宝昌认为,由于单独的某个消费者起诉会觉得麻烦,如果有一个固定的法定组织代表消费者对哈根达斯等违法企业提起索赔,要求企业向消费者付出其违法所得成倍以上的赔偿,这将迫使企业规范自己的行为。

                                          

                                            (孙燕明)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