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正文
在和谐社会理论指导下共同倡导"新消费"
发布时间:2007-02-07 10:56:03 来源: 浙江市场导报 【字体:    

 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接受《浙江市场导报》记者专访

 

●无可否认,这些“问题洋品牌”之所以能长驱直入,与一体化下市场监管的模糊,和对洋品牌的监管已习惯于“网开一面”、“一好百好”的侥幸心理不无关系。

●应该看到,一体化的本质最基本的有两个方面:平等竞争和对等主张。平等竞争,规制要平等,标准要平等,权益要平等;对等主张,竞争手段要对等,主张权益的途径要对等,监管手段和监管力度也要对等。

●洋品牌的傲慢与偏见,与消费者的过度迷信也不无关联。我们希望中国的消费者早日成熟起来,一句话,要把原先对待洋品牌的仰视转为平视。

●作为拉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投资和出口都存在过热的迹象,惟独消费一直跛脚,内需不振,外需反而红火。“消费病”,其实质是一种社会病的集中展示。

●星巴克进入故宫,洋快餐掳获中国孩子的心,透过表面的商业活动,不难发现其中的文化入侵意味,也就不难理解“商业上的不顾后果,导致文化上结出苦果”这句话的沉重感。

●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改革开放,最大的失误是教育”。依我看,还应该在伟人这句话的后面添上一句:“教育当中,最大的失误是消费教育”。

●需要说明的是,“新消费”不仅是一个新的消费观念,更重要的是强调人和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一种和谐的生存关系。

    短短几年时间,从雀巢奶粉、肯德基快餐到化妆品、服装,从索尼相机、日本寿司到丰田汽车、欧盟皮鞋,越来越多声名显赫的洋品牌跌入“质量门”事件。
    这些洋品牌从神坛上摔落的沉重背影,不断冲击、颠覆着国人的消费价值观。
    在一次次对洋品牌“亮剑”的过程中,不能不注意到浙江省工商局这个执法机构的存在。正是这个惟一被国家四部委授予“质量先锋杯”集体奖杯的单位,屡屡令那些“金玉其外”的洋品牌在海内外媒体上名声扫地。
    日前,在接受浙江市场导报记者专访时,浙江省工商局局长郑宇民明确提出,通过查处洋品牌的执法实践,愈来愈使他们意识到:消费者对洋品牌的迷信必须扭转,当务之急要在和谐社会理论指导下,在全社会倡导一种以节约、理性、品质等要素为核心的“新消费观念”。

【 洋品牌“质量门”下的启示 】

    浙江市场导报:近年来,素以“优质”著称的洋品牌在我国市场上危机频现,涉及的行业之众、国际知名企业之多远超出了我们的想像。一批又一批洋品牌集体“触雷”,这些是偶然还是必然?其背后又折射出什么深层次问题?

    郑宇民:最近几年我们对洋品牌几乎是一查一个准,合格率很低。被查处的洋品牌往往是“大品牌、高价位、低标准”。这促使我们思考:改革开放之初,一些地方和部门针对洋品牌大开绿灯,“三年免检”、“五年免税”、“特别通道”等等,超国民待遇使得一些洋品牌的产品生产、质量控制、市场销售几乎到了依靠企业自律的地步。
    无可否认,这些“问题洋品牌”之所以能长驱直入,与一体化下市场监管的模糊,和对洋品牌的监管已习惯于“网开一面”、“一好百好”的侥幸心理不无关系。尽管中国自古就有善待客人的优良传统,但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如果将对待客人的礼仪传统泛滥到市场规则当中,必然会导致洋品牌的恃宠而骄。
    中国已经步入后WTO时代,但我们感到,我们对一体化的准备并不足。应该看到,一体化的本质最基本的有两个方面:平等竞争和对等主张。平等竞争,规制要平等,标准要平等,权益要平等;对等主张,竞争手段要对等,主张权益的途径要对等,监管手段和监管力度也要对等。难道世界经济一体化,外国质次价高的商品就可以横冲直撞吗?一旦红绿灯没有了,具有“逃责心态”的就会屡闯红灯。我们不成熟的市场监管体系和法律制度的空缺,某种程度上助长了跨国公司的违法行为。全球经济一体化下,应该让所有的消费者享有一体的权利,让所有商家遵守一律的规则,让所有商品接受一体的监督。这其中,一个良好有序的外部监管环境是至关重要的。仅凭“礼遇有加”是不能改善市场生态环境的,更多的是依靠规则与秩序。

    浙江市场导报:对消费者而言,洋品牌陷落“质量门”,敲响了什么样的警钟?

    郑宇民:历史地看,从洋火、洋油到洋布、洋烟,在过去物质匮乏的时代,洋品牌迅速“俘获”了中国消费者的心。尽管改革开放已快30年了,洋货身上携带的品牌魅力和宣传攻略,在国内年轻人中仍然有相当的吸引力。一些学者分析,中国一部分消费者身上那种“媚洋”、“崇洋”的“弱国”心态,导致了一个以洋品牌为尊的市场。洋品牌的傲慢与偏见,与消费者的过度迷信也不无关联。我们希望中国的消费者早日成熟起来,一句话,要把原先对待洋品牌的仰视转为平视。
    从部分洋品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教训中,我们也察觉到有些消费者存在着不少消费误区。比如:“崇洋、崇贵、攀高、从众”等等。我们感觉到,在和谐社会构建的大背景下,有必要引导人们将消费与科学发展、和谐构建结合起来,推动消费革命,有必要来一场“新消费运动”,确立全新的理性的新消费观念。

【 “洋务消费、商务消费、职务消费”显现和谐社会“噪音” 】

    浙江市场导报:你能具体谈谈当前消费领域有哪些现象必须要矫正吗?

    郑宇民:消费其实是一个涉及经济、社会、文化的大概念。据我观察,当前消费领域有三大乱象必须要引起重视:一是洋务消费,比如出国游、涉及洋品牌的高消费等等;二是商务消费,不少商业贿赂在“潜规则”的幌子下大行其道;三是公款吃请等方面的职务消费。这“三务消费”领域,人为制造了一个消费的“炫富场”。往小道理说,是一种社会加速转型期的文化缺失、文脉断层,往大道理说,是社会贫富悬殊的集中显现,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噪音”。
    值得注意的是,相对于消费的“炫富场”,在广袤的农村还存在一个不讲究健康、安全标识的基础型消费“软肋”。中国有9亿人口在农村,而农村的消费潜力远未释放。作为拉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投资和出口都存在过热的迹象,惟独消费一直跛脚,内需不振,外需反而红火。“消费病”,其实质是一种社会病的集中展示。

    浙江市场导报:最近媒体上对于星巴克是否撤出故宫议论纷纷,你认为这一事件是否折射出外来消费文化与本土文化的冲突?

    郑宇民:在全球化的语境下考量“故宫星巴克”的去留之争,的确颇有意味。从本质上讲,无论是星巴克,还是肯德基,都是一种商业符号,是一种外来文化的入侵。改革开放后,物质生活大踏步前进,经济至上的主张、西装华服的消费,都一下子涌进国门,在社会没有及时的引导、倡导下,几千年信奉的“勤俭节约、量入为出”等传统消费文化观瞬间发生了动摇,消费文化从这一极很快走向另一极。先富起来的人通过奢华消费来显示与众不同的地位。社会急剧转轨时期,不少民众出于“怕掉队”心理,也催生了一系列消费攀比。
    表面上炫富,实质上显贫,炫富消费其实是一种精神文化的贫乏。也反映出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文化构建的准备不足和措施不力。《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全球化就是美国化”,全球经济一体化下,以品牌为象征的强势商业文明,一举手一投足都在传递着强烈的文化讯息。星巴克进入故宫,洋快餐掳获中国孩子的心,透过表面的商业活动,不难发现其中的文化入侵意味,也就不难理解“商业上的不顾后果,导致文化上结出苦果”这句话的沉重感。

【  谁在误导我们的消费观? 】

    浙江市场导报:在你看来,社会上存在的种种非理性消费,其主要动因是什么?

    郑宇民:我觉得,非理性消费的形成非一日之寒,而其成因更是多方面的。
    首先是包括政界精英和知识精英在内的精英阶层的误导。有的地方举行政府部门采购招标时竟然事先书面规定:国外知名生产厂家原装产品或在国内投资组装才有资格入围,国产品牌“不得入内”。有的文化精英或者海归精英,言必称英美,利用研讨会等各种场合不停地向公众心理暗示:想进入社会的主流阶层吗?挑选洋品牌吧。
    其次是媒体以及电视剧、电影等影视产品的推波助澜。你可以注意到,在这些宣传平台上,常常会有“千岛湖豪华私人游艇”、上海“高尔夫球证”高价转卖、“义乌私人飞机”等炫富类、追风型报道,似乎一夜之间,每个家庭都可以买两辆宝马、住进奢华的公寓、别墅。然而现实是有不少的“房奴”和“卡奴”望洋兴叹。这种人为地强化贫富悬殊的做法,只能导致社会不和谐的紧张因素与日俱增。
    最后是暴富阶层或者讲是炫富阶层的自身作为所起的不良示范效应。我们都知道古有石崇斗富,这早已是对炫富生活最生动形象的批判,然而今天我们的个别企业主、商人在一夜暴富后,却不自觉地成为新时代的石崇,这是非常可悲的。

    浙江市场导报:在社会生活多元化、消费观念多元化的今天,简单的消费行为还需要教育和引导吗?

    郑宇民:个体的简单消费行为,一旦变成为集体的无意识,就会凸现出社会的某种“病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中就包含有社会主义荣辱观的内容。消费是需要引导、倡导、指导的。邓小平同志曾经说过:“改革开放,最大的失误是教育”。依我看,还应该在伟人这句话的后面添上一句:“教育当中,最大的失误是消费教育”。
    “消费病”涉及到方方面面、涉及到社会的各个阶层。所以我认为,当前对国民的消费教育已经时不我待。换句话说,这需要一场全社会都参与的新消费运动的涤荡和洗礼。

【  全社会需要怎样的“新消费观念”? 】

    浙江市场导报:你提到“新消费观念”,那么,整个社会需要做些什么呢?

    郑宇民: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消费大国,理应有一个大国消费观与之相匹配,相映证。我们的商家、厂家在“走出去”的同时,更应该眼睛朝内,大国经济须以内需为本。
    我们必须清楚,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里,人们的消费观念也应该同样成熟理性。对洋品牌的监管执法实践,使我们有一个很深的体会,必须加强科学、和谐、品质、情趣和理性的新消费观念教育引导,揭示消费领域的崇洋、崇高价、从众等消费误区,引导人们将消费和科学发展、和谐构建结合起来,推动消费革命,确立理性、文明的消费理念。

    浙江市场导报:这种“新消费”的核心理念是怎样的?

    郑宇民:我个人认为,我们这个泱泱大国、文明古国,应该积极倡导理性的消费观:反对炫富式消费,崇尚节约型消费;反对从众式消费,崇尚个性化消费;反对追风式消费,崇尚理性化消费;反对崇洋式消费,崇尚品质型消费;反对铺张式消费,崇尚和谐型消费。
    需要说明的是,“新消费”不仅是一个新的消费观念,更重要的是强调人和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一种和谐的生存关系。对此,我们不是要贴什么“经济民族主义”标签,而是希望通过大家一致的努力,来挖掘出全球化中关于“平等”、文明社会中关于“和谐”的精髓要义来。总之一句话,发展要科学、社会要和谐、生存要品质、生活要情趣、消费要理性。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