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正文
崇尚过度消费的消费主义发展观
发布时间:2007-07-09 09:51:20 来源: 浙江消费维权网 【字体:    

作者:刘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重温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过度消费的批判



崇尚过度消费的消费主义,是西方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和发展观。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形势下,这种消费主义和享乐主义、个人主义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在世界上大行其道,向发展中国家渗透,危害着人类的文明大业。在这种形势下,重温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过度消费发展观的批判,对于切实贯彻“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加强我们的社会主义文明建设,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马克思指出:对劳动时间的节约“就等于发展生产力……,发展生产的能力,因而既是发展消费的能力,又是发展消费的资料。消费的能力是消费的条件,因而是消费的首要手段,而这种能力是一种个人才能的发展,生产力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1卷,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2版,第107页)
马克思这里说的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生产和消费的一致性。但是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生产和消费存在着矛盾。这就是发展社会劳动生产力和有限的消费能力之间的矛盾。“社会消费力既不是取决于绝对的生产力,也不是取决于绝对的消费力,而是取决于以对抗性的分配关系为基础的消费力;这种分配关系,使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消费缩小到只能在相当狭小的界限以内变动的最低限度。这个消费力还受到积累欲的限制,受到扩大资本和扩大剩余价值生产规模的欲望的限制。这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规律,……生产力越发展,它就越和消费关系所借以建立的狭隘基础发生冲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61页)造成这种冲突的根本原因,正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因为资本的目的不是满足需要,而是生产利润,因为资本达到这个目的所用的方法,是按照生产的规模来决定生产量,而不是相反,所以,在立足于资本主义基础的有限的消费范围和不断地突破自己固有的这种限制的生产之间,必然会发生冲突。”
因而,“一切现实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制的消费”。(《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464—465、534页)
下面,就让我们根据马克思的分析,来看看这种矛盾是怎样导致过度消费的。
马克思指出,发展人类的生产力,是历史赋予资产阶级的使命。但资本主义是为生产而生产,为了发展生产力,不惜牺牲大多数个体、牺牲广大劳动群众的发展。由此决定,资本家的消费和工人的消费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资本家作为资本的人格化,具有绝对的致富欲。为了发展生产力,需要资本的积累。但出于绝对的致富欲,资本家的“私人消费,对他来说也就成了对他的资本积累的掠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初期,……致富欲和贪欲作为绝对的欲望占统治地位。但资本主义生产的进步不仅创立了一个享乐世界,随着投机和信用事业的发展,它还开辟了千百个突然致富的源泉。在一定的发展阶段上,已经习以为常的挥霍,作为炫耀富有从而取得信贷的手段,甚至成了‘不幸的’资本家营业上的一种必要。奢侈被列入资本的交际费用。”资本家财富的增长,是和他强使工人放弃一切生活享受的程度成比例的。因此“资本家的挥霍和积累一同增加,一方决不会妨碍另一方。”(参见同上书,第239—240页)
然而,工人的消费状况就完全不同了。资本家通过劳动资料的消费,把工人作为雇佣劳动者、作为能使资本增殖的特殊商品生产出来,并要求工人节欲和勤劳。资本家的过度消费,是以工人的消费不足,以工人的“过度勤劳”、“过度劳动”和节俭为代价的。资本家“要求工人始终保持最低限度的生活享受,减轻资本家危机时的负担等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46页)
但是,资本家只是要求自己的工人节约。“每个资本家虽然要求他的工人节约,但也只是要求他的工人节约,因为他的工人对他来说是工人,而决不要求其余的工人界节约,因为其余的工人界对于他来说是消费者。因此,资本家……寻求一切办法刺激工人的消费,使自己的商品具有诱惑力,强使工人有新的需求等等。”(同上书,第247页)
群众的消费不足,是阶级分化以来就存在的现象。但是,只有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才使群众的消费不足达到危机的地步。这种危机的表现就是:群众的消费不足成为资本增殖、资本扩张的障碍,影响市场的扩大,影响生产规模的扩大,造成“产业资本的再生产能力不顾消费界限的极度紧张。这些消费界限也会因再生产过程本身的紧张而扩大”,“这种紧张会增加工人和资本家对收入的消费”。(《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533页)
这种矛盾,这种冲突,这种紧张,就造成了过度消费的现实基础!
从这里可以看出,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过度消费的批判,决不仅限于观念上的批判,而是从现实矛盾出发揭示其根源和实质的穷根究底的批判。
过度消费势必导致大量生产和大量消费,造成一系列恶果。
其一,是环境破坏。在过度消费的发展观的引导下的大量生产和大量消费,势必导致对自然界的掠夺式开发,破坏人和自然界之间的物质变换。为了发展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就需要“清扫土地上的过剩人口,把大地的儿女从养育他们的怀抱里拉走,于是,甚至按性质来说是直接生存源泉的土地耕作,也变成了纯粹依存于社会关系的间接生存源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234页)从一定意义上说,这当然是一场革命。但马克思以一位严肃的唯物主义者的态度正视了伴随这场革命的过度消费的负面影响,揭露了由于消费形式的改变造成的弊端:“破坏着人和土地之间的物质变换,也就是使人以衣食住行形式消费掉的土地的组成部分不能回到土地,从而破坏土地持久肥力的永恒自然条件。这样,它同时就破坏城市工人的身体健康和农村工人的精神生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第552页)这是马克思在一个多世纪以前说的话。今天,马克思当年所说的问题,即大量生产、大量消费,已酿成为全球性问题:全球生态、环境的破坏。
其二,劳动阶级付出沉重的代价。
资本家阶级企图以过度消费来解决资本扩张的危机。而资本家的过度消费所换得的“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和劳动量的增大是以劳动力本身的破坏和衰退为代价的。”“生产过程的资本主义转化同时表现为生产者的殉难历史”。“资本主义农业的任何进步,都不仅是掠夺劳动者的技巧的进步,而且是掠夺土地的技巧的进步,在一定时期内提高土地肥力的进步,同时也是破坏土地肥力持久源泉的进步。”“资本主义生产发展了社会生产过程的技术和结合,只是由于它同时破坏了一切财富的源泉――土地和工人。”(同上书,第552—553页)
由此不难想到,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有人主张用高消费来刺激生产,于是,高消费,“能赚会花”,“要善于享受生活”等等话语在媒体上铺天盖地。这让我们在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文明建设上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事实证明,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过度消费的批判,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