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正文
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消费模式转变
发布时间:2007-07-09 09:58:52 来源: 浙江省消费维权网 【字体:    
作者: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学院,杨艳琳,陈银娥。



〔摘要〕我国现行的消费模式对人口、资源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了十分严重的影响,这与建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要求相距甚远。从新制度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要实现消费模式的转变就要建立可持续消费模式,为此,需要形成或者增强对消费的正式制度约束和非正式制度约束。

一、现行消费模式对可持续发展的严重影响
消费方式是“人们消耗生活资料和享受服务的方法和形式”。不同国家,或者同一国家的不同时期,不同民族、不同地区都有不同特点的消费方式,它们既对生产方式产生影响,又对可持续发展产生影响。群体消费之间的差异构成了不同的消费模式,即“一定社会形态中,人们在消费领域里应该遵循的规范和准则。”消费模式具有一定的可塑性,只要改变其形成基础,就可以促使其改变和转换。我国现行的消费模式直接影响了居民消费行为,进而成为影响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1、现行消费模式对人口可持续发展的影响
我国现行的消费模式对人口的生产和再生产产生了明显的影响,使消费与人口的关系不协调,从而进一步影响着人口的可持续发展。这表现为:
第一,城市居民消费模式对城市人口综合素质的提高、使城市居民男女预期寿命持续提高起了重要的促进作用,但使城市家庭独生子女的消费增长过快,不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城市居民消费模式为家庭独生子女的全面发展提供了消费能力和消费条件,但是,城市居民家庭重心的下移同时也带来了家庭消费结构的变化,甚至有些独生子女的消费已经成为城市居民家庭消费的中心或主要内容。独生子女一代人口的消费模式逐渐取代其父辈、祖辈所形成的消费模式,推动了消费方式和消费模式的转变;独生子女一代人口的高消费使其智力普遍得到了提高,但也出现了大量的身体超重甚至严重肥胖的儿童,这不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和城市人口的可持续发展。
第二,农村居民消费模式在较大程度上促进了农村人口的增长,使农村人口的综合素质难以快速提高。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居民收入稳步增长,消费水平显著提高,并引起居民消费结构明显改善和消费质量有提高的趋势,这对于提高农村人口的素质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但是,农村居民消费模式对农村人口的可持续发展也产生了一些影响:“老、少、边、穷”地区居民消费水平低,贫困人口的脱贫与消费难以得到根本性解决,较大规模的贫困人口仍将长期存在;中西部地区农村居民消费增长与人口增长的矛盾更加突出;此外,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比较单调,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不健康消费,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农村居民生活质量的提高。
第三,从城乡居民消费模式的差异与比较来看,二者都在向与市场经济发展相适应的现代消费模式转变,但农村居民消费模式转变迟缓将对人口可持续发展产生深远影响。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城乡居民消费模式都在不断发生变化,但农村居民消费模式转变的速度十分迟缓,在人口老龄化加快的条件下,它对人口可持续发展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2、现行消费模式对资源可持续利用的影响
我国现行的消费模式对资源可持续利用产生了不利的影响,使消费与资源的关系不协调,并进一步影响着资源的可持续利用,也反过来制约着可持续发展的实现。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城乡消费总量快速持续增长,加之受传统消费模式的影响,消费结构不合理,使我国资源的压力不断增大:消费总量增长使资源大量消耗,消费结构不合理导致某些资源消耗过度甚至出现资源结构性危机。如城乡居民粮食消费的快速增长使我国农业资源消耗过度;又如城镇居民对肉类消费的快速增长使我国农业资源特别是草地资源的过度消耗难以获得正常的补偿,草地严重退化;城镇居民生活用水的大量增长使我国多数的大中城市成为缺水城市,水资源严重不足,过度开采地下水资源带来了一系列问题。
第二,奢侈消费、挥霍性消费、超前消费以及一些不健康的消费有增无减,导致大量资源得不到有效使用和浪费。如公款消费特别是其中的公款吃喝加剧了资源的无效使用和浪费程度,一次性消费方式的流行直接加剧了资源危机。
第三,由于我国资源选择的贸易战略调整迟缓,消费增长加剧了资源的短缺甚至耗竭,并对国外资源的依赖程度增加,因此,需要处理好增加消费与调整资源选择的贸易战略之间的关系,多进口国外低廉价格的资源,减少国内资源消耗,实现消费与资源的动态均衡。
3、现行消费模式对生态环境的影响
生态需要不仅是基本的、最重要的生存需要,也是最重要的享受需要和发展需要。作为消费环境主体的人,在处理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的同时还必须处理好人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消费的发展应建立在保持生态平衡、优化自然环境的基础上,实现可持续消费与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统一。但是,我国现行的消费模式使消费者的行为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日益严重的破坏,影响了消费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协调关系,从而进一步影响着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消费。
首先,由于生态需要已经成为消费需要的重要内容,并随着消费结构的变化而使生态需要在整个消费需要中所占的比例不断上升,因此,消费总量的快速增长导致环境消费量的快速增长,环境在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生态需要的同时,生态环境的消耗持续增加,生态环境所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巨大。
其次,不恰当的消费方式直接或间接造成了生态环境的破坏,环境污染问题不断加剧。最为普遍且较为典型的表现就是全国城乡的“白色污染”、生活垃圾污染特别是城市餐饮业中所产生的大量剩余食品垃圾和生活污水问题。
最后,消费者缺乏正确的消费观念,具体来说就是消费者既缺乏消费的资源观念,更缺乏消费的环境观念;随手乱丢废弃物造成的生态环境污染问题就是由消费者缺乏消费的环境观念所致的,消费者行为缺乏他律和自律。
二、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消费模式转换
由于传统的消费模式阻碍了我国市场经济的发展,可持续发展又需要宏观调控,为了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必须实现消费的可持续发展,关注消费方式的变革;而要实现消费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对消费进行调控与引导、对现行消费模式进行改变或转换,因此,从制度变迁与制度创新的角度来说,就是要将现行的消费模式逐步转换为可持续消费模式,形成或者增强对消费的正式制度约束和非正式制度约束。
1、可持续消费模式所要求的正式制度约束
我国要通过转换消费模式来促进人口、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就必须增强可持续消费模式所要求的正式制度约束。现阶段,应通过一系列的制度安排,使消费行为成为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第一,应将继续扩大内需、鼓励消费的政策与可持续发展战略结合起来,鼓励可持续消费。为了促进我国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政府提出了扩大内需、鼓励消费的政策,扩大内需将成为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项长期性政策,对内开放(包括消费市场的全面开放)是扩大内需的重要途径。但是,应加强对鼓励消费政策可行性的研究。由于“制度变迁是中国经济转型期居民消费结构演进的内在动力和根本制约因素,制度变迁的方向决定了转型期居民消费结构演进的趋势”,如果不能从根本上消除制约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体制障碍,一味地寄希望于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将是徒劳的。这就要求促进与生产者强相关型制度变迁和与消费者强相关型制度变迁,减少这些制度变迁的路径依赖性对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同时使扩大内需、鼓励消费的政策与可持续发展战略结合起来,鼓励可持续消费,即应从人口、资源、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鼓励消费,使消费规模的快速增长不会构成对人口、资源、环境的损害。因此,只有实现消费与人口、资源、环境的协调发展,才能实现可持续消费,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
第二,应将新的绿色革命与绿色消费结合起来,使绿色消费成为可持续消费的主要形式。人口持续增长带来了粮食短缺,增加了资源、环境的压力。为了解决粮食消费问题,世界农业正在酝酿新的绿色革命。它与旧的绿色革命相比,更强调了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绿色消费”主要是指在社会消费中,不仅要满足当代人的消费需求和安全、健康,还要满足子孙后代的消费需求和安全、健康,其要求主要有三:倡导消费者在消费时选择绿色产品;在消费过程中不造成生态环境污染;引导消费者转变消费观念,在追求生活舒适的同时注重环境保护、节约资源和能源,实现可持续消费。可以看出,新的绿色革命是绿色消费的前提和基础,它为绿色食品的生产、流通、市场销售与管理提供了现实可能性,为其他形式的绿色消费创造了条件。我国的人口规模和消费趋势决定了我国应将新的绿色革命和绿色消费有机地结合起来,使绿色消费成为可持续消费的主要形式。
第三,制定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政策,优化生态消费环境,满足日益增长的生态环境消费需求。生态消费成为消费热点是消费发展的必然趋势,发展生态消费对于促进经济增长,较之发展其他形式的消费而言具有明显的优势和巨大的作用,我国应该从宏观上尽快制定和完善一系列的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的政策,既保护生态环境资源,优化生态消费环境,又积极引导并满足日益增长的生态环境消费需求,协调人口增长与生态消费之间的关系,促进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第四,加强消费立法与司法,进一步保护消费者权益和规范消费者行为。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从可持续发展的高度对消费进行调控和引导的重要手段就是加强消费立法与司法,规范消费中的权利、责任、利益关系。这是可持续消费模式所要求的最为典型的且具有强制性的正式制度约束。我国应该进一步加强保护消费者安全健康权益的立法与司法工作,强化消费品市场的监督管理,包括建立健全有关市场主体的法律法规和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法律法规,完善有关消费宏观调控方法的立法和司法,既规范经营者的市场竞争行为、保护消费者权益,又体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消费者主权,引导消费者的绿色消费和可持续消费。
2、增强可持续消费模式所要求的非正式制度约束
我国在建立可持续消费模式过程中,既需要有正式的制度约束,也需要有非正式的制度约束,它们都是使消费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两者不可或缺,必须结合起来。因为消费模式选择和消费增长与经济增长方式转变需要转变消费观念,形成科学的、健康向上的消费风尚。因此,现阶段,我国应贯彻科学发展观和社会主义荣辱观,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增强可持续消费模式所要求的非正式制度约束,也就是要形成一系列的新的消费观念:
第一,绿色消费观。
可持续的消费方式是一种“既节约资源又保护环境”的消费方式,与之相适应的消费观念就是绿色消费观。绿色消费观念要求人们不再以大量消耗资源、损害环境求得生活上的安全与舒适,要求人们的消费心理和消费行为向崇尚自然、追求安全与健康方面转变。“绿色消费是迄今无止人类消费方式的最高形态”,提倡绿色消费就是提倡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提倡将环境保护溶入我们日常的行为之中,使绿色消费将经济发展与保护生态环境结合起来;而在我国推行绿色消费,首先需要广大消费者和生产经营者转变认识和观念,因此,绿色消费观对于推动绿色消费具有重要的作用。
第二,清洁消费观。
笔者在此所提出的“清洁消费”的概念是与“清洁生产”的概念相对应的,“清洁消费”是“清洁生产”的延伸,其内涵就是消费者在选购和使用消费品时的“污染预防”、“废物最小量化”或“尾控制”。可以将清洁消费作为消费方式创新的有效途径和可持续消费模式的重要内容。如为了减少垃圾弃置量,消费者选购无包装的洁净食品;减少食品垃圾量;最大限度地使用清洁能源如太阳能等。消费者应树立清洁消费观念,扩大清洁消费量,因此,清洁消费观对于促进可持续消费能起到重要的作用。
第三,精神文化消费观。
精神文化消费“是人们消费极重要的内容,是消费的最高层次”,发展、提高精神文化消费,提高消费中的文化含量,提高消费层次和质量,不仅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而且能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促进社会文明和社会全面进步。随着家庭收入水平的提高,精神文化消费在家庭消费结构中所占的比例将大幅度提高。为了进一步推动精神文化消费,需要城乡居民树立正确的精神文化消费观,增加健康的精神文化消费,提高精神文化消费在消费结构中的比例,因此,精神文化消费观的形成将会有效地约束人们的消费行为并产生消费导向作用。
第四,以勤俭节约为荣、骄奢淫逸为耻的节俭观。
形成合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节俭观的途径有:一是扩大内需、鼓励消费的政策并不意味着鼓励乱消费、挥霍性消费、奢侈浪费,而是鼓励居民改变过度节俭的消费方式,通过正常的消费增加或带动产出;二是节俭应注意节约资源、保护环境,也就是减少对生态环境资源的人为浪费或破坏,并以珍惜资源为荣、浪费资源为耻。在我国经济市场化过程中,仍然需要倡导正确的节俭观,以促进消费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与此密切相联系的是,虽然西方国家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产生了不同形式的节俭理论,但是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凯恩斯主义的奢侈浪费性消费理论和政策对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造成了重大的影响,加剧了资源的耗竭和环境的危机,现在是该反思该经济理论和政策的时候了。
第五,合理消费示范观。
消费示范或消费引导是形成新的消费模式的重要途径,而合理消费示范观的形成主要有三个途径:一是政府有关政策鼓励消费所形成的消费示范观。如政府鼓励精神文化消费、信息消费、教育消费、旅游消费的政策都会形成相应的消费示范观,有助于改变消费者的传统消费习惯和消费心理。二是社会组织机构的宣传、教育所形成的消费示范观。社会组织机构如消费者协会关于公共产品消费方式的宣传或对消费者进行相关的消费教育与引导,就会形成正确的公共产品消费观,改变不合理的公共产品消费行为,提高公共消费资源的使用效率。三是消费者个人不断增强“内省”或自我约束并积极参与消费引导而形成的消费示范观。只有将消费教育和引导与消费者自学和模仿有机地结合起来,才能增强消费者在环境意识、安全健康消费观念、环境卫生观念等方面的“内省”和“自律”意识,形成正确的消费示范观,从而增强对可持续消费的非正式制度约束。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