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保委动态 > 正文
浙江省消保委诉上海铁路局消费公益诉讼第一案有关法律问题的解读
发布时间:2015-02-02 13:29:13 来源: 【字体:    

  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以下简称“浙江省消保委”)诉上海铁路局消费公益诉讼案件,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修订后全国第一起消费维权公益诉讼案,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也受到了全国法律界的高度关注。日前,全国人大副研究员、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会长河山专门就本案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了解读。

  一、本案符合消费公益诉讼的特征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了消费公益诉讼制度。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条明确了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的原告主体资格。

  从上海铁路局回复函内容来看,上海铁路局“强制实名购票乘车后遗失车票的消费者另行购票”的行为对象并非个别消费者,而是不特定多数消费者。该行为不仅已经侵害了实名购票乘车后因遗失车票被强制另行购票的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而且若该行为不停止,每一个实名购票乘车后丢失车票的消费者都将成为该行为的受害者。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损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往往是以规章、各式条款等形式体现的,这种行为所侵害的对象往往是不特定的多数人,而且人数难以统计,这种行为只要不停止,就会继续侵害其他消费者。因此,公益诉讼所指的人数众多并非简单的数量多,如果数量多但人员特定就不一定符合公益诉讼的特征,比如空难事故,其人数虽众但人员特定,就不应该是公益诉讼。相反,某些行为即使暂时损害的人数还不是特别多,但可能继续损害不特定人的利益,就存在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该行为就属于损害众多人的权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符合公益诉讼的特征。

  本次浙江消保委虽然在诉状中罗列的只有三位消费者的投诉信息和被强制购票的记录,但类似的投诉反映其实还有很多,比如有消费者就因同样的事情直接起诉了广州铁路局。并且,由于铁路部门的规定和做法针对的是所有旅客,每一个实名购票乘车后丢失车票的消费者都将成为该行为的受害者,因此,我们认为本案完全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所规定的“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这个特征。

  二、浙江省消保委已经提供了本案符合公益诉讼起诉条件的证明材料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五条规定了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当及时提供证据。浙江省消保委在2014年12月30日起诉时向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不仅递交了三位消费者的投诉记录和补票凭证,也提供了上海铁路局给浙江省消保委的回复函。上海铁路局的回复函就足以证明本案符合公益诉讼的条件,上海铁路运输法院以浙江省消保委未能提供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起诉证明材料、浙江省消保委的起诉不符合公益诉讼的起诉条件与事实和法律不符。

  三、浙江省消保委起诉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起诉条件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了民事诉讼的起诉条件,即:(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本案中,浙江省消保委作为原告符合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七的规定,主体适格;被告明确上海铁路局;浙江省消保委诉讼请求具体,事实和理由也在起诉状中明确;上海铁路局系在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注册的全名所有制企业,与消费者之间属于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本案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范围和上海铁路运输法院管辖。浙江省消保委递交的起诉材料完全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起诉条件。

  四、《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第四十三条对本案的影响

  1997年《铁路旅客运输规程》出台时,旅客购票尚未实行实名制,车票是铁路运输部门与旅客之间客运合同关系的唯一凭证。在实名制购票情况下,车票已经不是铁路运输企业与旅客之间客运合同关系的唯一凭证,12306网站在消费者购票成功后发送到消费者手机或者邮箱的购票信息、铁路运输企业保存的消费者购票信息都可以证明消费者购票的事实。在有证据证明消费者已购车票的情况下,仅仅因为消费者遗失车票而让消费者二次购票,违反了《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平等、自愿、公平、诚实信用原则,不合法,也不合理。

  在实名制购票情况下,铁路运输企业将《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第四十三条理解为“不管旅客是否能证明已购车票,只要遗失,一律应另行购票”是对该条的片面理解或者曲解。因为该条在规定”旅客丢失车票应另行购票。在列车上应自丢失站起(不能判明时从列车始发站起)补收票价,核收手续费。”之后紧接着规定“旅客补票后又找到原票时,列车长应编制客运记录交旅客,作为在到站出站前向到站要求退还后补票价的依据。退票核收退票费。”从中可以看出,该条的立法本意是原则上旅客如遗失车票,应另行购票,但有证据证明已购票的,则可以退款。也就是说,《铁路旅客运输规程》规定消费者另行购票并非是对消费者遗失车票的惩罚,而是在消费者遗失车票后无法查证消费者是否已购票情形下作出的规定。在实名制购票前提下,消费者在出站时发现票遗失,铁路运输部门马上就可以对消费者购票信息进行核实。经核实确已购票的,则无需另行购票。因此,铁路运输部门认为另行购票是对消费者遗失车票的唯一处理措施是对铁路运输规程第四十三条的断章取义、片面理解。

  本案中,《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的内容属于运输合同的组成部分,其性质属于《合同法》规定的格式条款。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若被理解为“消费者遗失车票应另行补票,即使有证据证明已购票也不例外”,则该内容也违反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也不符合《民法通则》和《合同法》所规定的平等、自愿、公平、诚实信用原则,依法应被认定无效。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