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办 浙江都市网协办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浙江消费维权网 > 消费热点 > 正文
网贷风波!官司缠身!质量黑榜!修正药业麻烦不断
发布时间:2018-09-29 08:54:00 来源: 人民网 【字体:    

  近日,上海市公安局发布一则互联网借贷信息中介平台“永利宝”、“火理财”非法集纳吸收公众存款的消息。意外的是,修正药业集团及其董事长修涞贵,因被指此前曾注资这两家公司卷入其中。

  近年来,修正在资金使用上的混乱、产品质量问题频出、用高额股票贿赂官员等问题,亦被广受诟病。

  投资多个平台“爆雷”,修正深陷网贷风波

  根据一位投资者提供的名单信息,9月13日,辽宁10人、吉林14人、黑龙江6人……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赶到位于长春的修正集团追债。

  事情起源于9月5日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警民直通车-上海”发布的一则通告。通告称,上海市公安机关通过国际执法合作,成功将“永利宝”、“火理财”平台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

  “永利宝”、“火理财”均为互联网借贷信息中介平台,借助平台进行投资的受害者们很快发现,这两个平台或多或少和修正董事长修涞贵及其名下子公司有关联。

  2018年7月,永利宝手机客户端平台推送“平台老板余刚、张玉峰已失联,请投资者速速报警进行维权”的消息,紧随其后,“火理财”也发布公告主动清盘。对此,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对两个平台所隶属的上海永乐宝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潇谦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非法集纳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进行立案侦查。

  官网信息显示,火理财于2015年上线运营,曾是上海永利宝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2018年2月实现独立运营。5月11日,浙江名天汽车发展有限公司持股51%,成为火理财最大的股东。而修正董事长修涞贵,出现在浙江名天汽车的股东名单当中。7月16日,火理财发布公告宣布主动清盘,蹊跷的是,不到一个月之后,修涞贵便从浙江名天汽车撤资。

  永利宝在法人失联以前,6月13日刚刚宣布引入浙江聚富智胜科技有限公司投资入股,并将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增至1亿元人民币,法人代表兼股东杨一江、股东陈素英、郑玲艳及法人股东浙江智武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王昭扬,都为修正多家子公司的高管、董事。

  事实上,不仅仅“永利宝”、“火理财”两家,根据工商信息查询系统中的股东名单,钱庄网、宜湃网等多家互联量借贷信息中介平台都曾有过修涞贵的身影。

  不过,在这些平台“爆雷”之前,修涞贵被指都以近乎相同的手法巧妙抽身。

  工商信息查询系统信息显示,“钱庄网”所属的杭州乾庄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中,一家名为康融汇通有限公司的企业股东名单中,又出现了修涞贵的身影。

  2018年8月31日,修涞贵从康融汇通撤资,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9月4日,钱庄网在其官网发布“良性退出清盘公告”,公告称,平台决定暂停网贷相关业务。

  2018年4月,宜湃网发布公告称,上海宜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由浙江天然基金(浙江天然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百分之百控股,而修涞贵又是浙江天然基金的股东。9月3日,修涞贵退出浙江天然基金股东的名单,两天之后,宜湃网就在其官网公告称,宜湃网称受托做投资顾问的银优、企优计划项目出现部分逾期,平台愿与投资人共同追偿项目违约责任人。

  目前,潜逃的“永利宝”、“火理财”负责人已被上海警方抓获,虽然修正在其中的参与程度警方尚待确认,但是,游走在这些互联网借贷平台的修正因此麻烦缠身。

  从7月起,多个平台受害者将矛头指向修正,掀起了针对修正的维权抗议活动。

  据一位参与维权的受害者透露,一位50余岁的山西女性损失高达一百万元,最年长的受害者有来自广东汕头73岁的一位老年人。

  一年官司250起,修正内部资金混乱

  除了花费大量资金各类风投互联网借贷平台,2017年7月,吉林省延边区中级人民法院一纸刑事判决书,带出修正药业行贿官员丑闻。

  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原县委书记褚来福受贿罪的判决,牵出了修正药业多年前的行贿细节。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涞贵将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25万股股权授予给了褚来福,价值人民币25万元。

  一审刑事判决文书显示,2007年褚来福在担任吉林省靖宇县县长期间,接受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某的请托,收受修某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10万股权。2011年褚来福在担任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委书记期间,再次接受修某给予的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15万股权。

  根据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查询,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现更名为通药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正是修正药业集团。

  根据公诉机关当庭所呈的证据,修某证实,让公司财务经理冯某将10万元公司股票,办理到褚来福的名下,在路过靖宇县的时候将股权证送给了褚来福。2011年5月,在和褚来福一起吃饭时,又安排冯某办理了15万股票送给褚来福。修某证实,送褚来福股票,是因为他是县长,为了方便沟通,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帮助。

  修正药业官网显示,修正药业获得飞速发展。从一家固定资产20万元、负债400万元的小药厂,到在2014国家工信部2013年度中国医药工业百强榜中,修正药业位列第二名,全国工商联在2016年8月发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中,修正药业以575.24亿元的年营业收入位居第53位,在中国民营企业医药制造业位列第一。

  而健康时报记者在中国判决文书网上梳理发现,仅2017年,涉及到修正的官司就达到250余起。除了修正药业董事长行贿之外,销售人员非法挪用公款也是经常暴露的问题。仅2017年,涉及修正药业挪用资金案件就有19起。

  以近期判处的一份判决文书为例,刘某在2009年至2013年任修正药业集团营销有限公司六为事业部盐城市销售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公司资金人民币19.68万元。

  据长江师范学院谭青菁在《修正药业集团内部控制的现状、问题与对策》一文中统计,从2012年至2015年,修正药业上报给公安机关关于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两类案件就有100起左右,其中60多起已经侦破,追回经济损失超过1000万元。

  挪用货款进一步造成的问题是欠款难收。

  以一份判决文书为例,被告人艾某从2015年开始担任修正药业集团营销有限公司修修爱通地办经理,到2016年6月离职时,拖欠公司货款9.43万元,往来欠款4.05万元人民币。

  重营销轻研发,走不出的毒胶囊阴影

  “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这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语曾帮助修正药业刷出不少品牌好感。然而,修正最饱受诟病的,正是其名下多款产品,屡次现身质量黑榜。

  2012年4月,毒胶囊事件让修正名誉扫地,羚羊感冒药胶囊、斯达舒等陷入“毒胶囊事件”旋涡,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第一批抽检结果,修正药业被检出铬含量超标,涉嫌非法添加工业明胶。

  对此,修正药业集团官方微博挂出“关于疑似铬超标羚羊感冒胶囊处理进程的通告”,解释召回情况和企业处理方案,并公开致歉。

  然而,诚意致歉后的修正,又陷入了“真假召回”质疑之中,公开宣布召回100901批次羚羊感冒胶囊之后,修正发布致歉函的官方微博并未对召回事件做进一步的说明。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有经销商爆料称,召回的药品无法退钱只能堆积家中。

  如今“毒胶囊”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6年,但是并未让修正药业的质量问题就此得以修正,从各级监管部门公布的药品质量黑榜来看,修正药业一度是榜单上的常客。

  2014年11月,修正药业肺宁颗粒药材霉变事件再次引发了公众对于其产品质量的质疑,且企业存在故意编造虚假检验报告等行为,甚至被收回药品GMP证书。

  最近的一次,在2017年6月29日,安徽省食药监局公布2017年第4期药品抽验不合格信息,又一次出现了修正药业的身影。修正药业四川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咳特灵胶囊因为水分不符合规定上榜。

  全球知名的市场调研机构尼尔森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3月,该公司在中央和省级卫视广告投放金额就达3.46亿元。

  一面是“修正良心药,放心管用的药”到“修元正本,造福苍生”的广告宣传,一面却是深陷各类产品质量漩涡,其背后是修正不断暴露出的重营销轻质量的问题。然而,在铺天盖地做“良心药”的宣传口号之下,修正不对重金属铬含量进行检测,其强调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机器设备购买困难。

  修正建立庞大的销售团队,通过省级、地级、县级总代理三级分包体系,将全国市场以县为最小单位进行层层覆盖。更为重要的是,公司许以销售人员高额的提成。

  在修正心肝胆事业部一份《修正药业产品底价表》红头文件显示,保心宁片终端经理底价为16元,零售价为36元。终端零售价高出终端经理底价约2.25倍;肝舒片药品,终端经理底价为18.5元,零售价为68元,价差达到3.6倍。

  修正内部员工曾经传唱一首“修正之歌”:三万员工啊,市场跑营销;上千个品种,个个传捷报。

  修正药业官方微信显示,全国五省七地十大分会场12大事业部,仅参加2018年营销部署大会的营销员工就有共计近万人,甚至拉出“天天有酒喝、月月有钱赚、年年打胜仗”的横幅。

【相关信息】
Email:xx315@zj.com 电话:0571-88000315(省消保委)